会员登录:
用户名:
密码:
用户注册
文章搜索:
  
文章内容
更多>>
您的位置:首页 > 家乡故事
春天的心情,我们不懂
作者:展有发 浏览:429 发表时间2020-03-12 10:44:28

记不清这是三月的第几场雪,只是感觉今年的早春一直笼罩在阴云和零落的雪片之中,但季节的阳光已经换了频率,三月的雪像个顽皮的孩子,从天上落下来,在地上呆不上一会,便化成流淌的水,然后快乐的跑到路上,低处,变个小水洼,或冲出一条短短的小溪流,等太阳一出来,它又不知躲到哪里去了。

第二天早上,这样的雪又早早到来,这样的变化又重来一遍,于是,地一直是湿的,土路一直是泥泞的,看着湿漉漉的地面下不去脚,老人们说,这叫烂春。

烂春不受欢迎,人们苦熬苦盼了几个月,等来的春天,竟然是湿漉漉,水淋淋的出不了门。那么多对春天的希望也被泡在了水里,春游啊,野炊啊,约上三五好友到干爽的山坡晒太阳啊,或者一个人走在阳光下,随意的小路没有目标,看到一只麻雀,遇到一棵草芽,都会心花怒放,那种畅想的自由,没有约束的快乐,都变成了奢望的泡影,心情一定糟透了。

不过烂春也有它的心情。

小时候也遇到过一次烂春,那个春天还跑了很大的桃花水,被泡烂的地面直到四月中旬才逐渐干爽。

那年刚过五一,父亲便开始张罗种地。

看到父亲在湿润的田地里破垅,施肥,点种。邻居们好奇地说他:“才进五月你就种地,不怕晚霜打了秧苗。”

我们这里属于高寒山区,无霜期短,正常年份都是五月中旬梨树开花才开犁种地,种早了怕有霜冻。

“今年开春雨水勤,地化的早,地气也早早的跑出来,早播种,早收成,晚了倒是有可能遇上霜冻,庄稼上不来呢。”父亲一边回答邻居的话,一边挥动镐头刨开湿润的土地,两只玲珑的小白鹡鸰跟在父亲的身后,匆忙而准确地捡食被刨出来的虫子,暖风徐徐,头顶的太阳鼓着红红的脸,地头上结满花骨朵的稠李子轻轻摇动沉甸甸的枝条,父亲的脸上挂着汗珠,小白鹡鸰一捡到虫子,就在他的身后高兴的又叫又跳。

父亲是种庄稼的行家,邻居们都信他的话。

那一年大家都早早的种上了大豆,玉米,早早的间苗除草,那一年的节气也在拼命往前赶,刚进阳历九月便下了一场苦霜,可是大家听了父亲的话,播种提前了半个月,庄稼成熟也提前了半个月。早到的苦霜奈何不了成熟的庄稼,只能无奈的去欺负无辜的树叶。金黄的秋天,人们照常收获了丰收的希望。

其实什么样的春天都有一份真挚的心情,只是我们不懂。

敦化新闻网